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莫雪鸢失身——1
莫雪鸢失身——1
 汉文帝五年,公元前175年,平安郡主莫雪鸢下嫁大将军周亚夫,却因为
被慎夫人陷害,在去周家的路上被一猥琐男奸污。

  此时,郊外,看着花轿内中毒的莫雪鸢已经无力挣扎,好色成性的猥琐男淫
虐之心顿起,心道居然能玩儿到如此绝色美人儿,死了也甘愿。他脱光自己身上
的衣服,露出巨大的阳物,然后拉出雪鸢,接着飞起一脚,正踢在女子玉腿的膝
弯处,只听一声惨呼,雪鸢被踢的跪伏在地。猥琐男狞笑着迈步上前,一脚踏住
女子盈盈不堪一握的细腰。宛如一只被钉在地下的玉色蝴蝶,雪鸢顿时被压得动
弹不得。

  只见雪鸢一头乌黑的如云秀发高高挽起,秀丽的螓首下露出一段粉嫩修长的
玉颈。一身红艳的喜装将成熟女性挺突俏耸的酥胸和纤细小巧的柳腰紧紧的包裹
起来,衣服内若隐若现的轻薄亵衣紧束着一双高耸入云的乳峰。修长的粉颈,深
陷的乳沟,紧束的纤腰,高起的隆臀,白里透红的冰肌玉肤,阵阵娇颤的玉体,
教人想入非非。

  雪鸢颤声道:「你……你要干什么?」

  猥琐男伸手捏着她的俏脸,淫笑道:「干什么?玩你啊!让你尝尝男女欢爱
的好处」

  雪鸢吓得魂飞魄散,失声道:「不……不要……」

  猥琐男伏身下去,随手拔去雪鸢发髻中的飞凤玉钗,扔在一边,任由她的如
云秀发瀑布般披散下来。

  雪鸢如今已经三十多岁,但依然是处女之身,可谓是女子中的贞女,看着这
贞洁女子此时无力抵挡自己的步步侵犯,猥琐男放肆地淫笑起来:「不要?老子
就是要干你这种骚货,今天就让你这个绝色美人儿试试我的手段,尝尝被男人糟
蹋的滋味!哈哈哈哈!」

  不等她回答,一口吻向雪鸢那红嫩鲜艳的樱唇。雪鸢慌忙躲闪,可是浑身无
力,很快被他就势吻在优美白嫩的细滑玉颈上。

  「唔……你……放、放开我,你无……耻!」平时这美若天人的绝色尚宫哪
里受过这等委屈?此时又因为中毒,无甚力气,只能勉力挣扎。

  猥琐男闻着美丽清纯的处子那独有的幽雅体香,看着她清秀脱俗的面容,姿
色绝美、体态婀娜、苗条匀称的玉体,白皙温润的肌肤,纤长柔美的手指,以及
被抽去玉钗后散落下来的如云如瀑的秀发,一切都激起男人高亢的兽欲。猥琐男
不顾抵抗,双手侵向雪鸢玲珑浮凸的美妙胴体,沿着那诱人的曲线放肆的游走起
来。

  突然,猥琐男的一双大手顺着雪鸢的粉颈伸进了衣内,在女子那幽香暗溢的
衣衫内肆意揉搓起来,触手处那一寸寸娇嫩细滑的玉肌雪肤如丝绸般滑腻娇软。
隔着轻薄的抹胸,他淫亵地袭上女子那一双娇挺柔嫩的乳峰,肆意抚弄着、揉搓
着……

  雪鸢又羞又怕,双眸紧闭,娇软的玉体拼死反抗……但是她此时中毒,就如
同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又怎是这个淫魔的对手?由于玉体被制,这个汉宫
最美丽的绝色女子在猥琐男淫邪的抚摸揉搓下,羞得粉面通红,被那双肆意蹂躏
的淫爪玩弄得一阵阵酸软。

  猥琐男色迷迷地睃视着这妙龄女郎娇柔的玉体:乌黑柔顺的长发散在身后,
苗条修长的身段鲜嫩而柔软,冰清玉洁的肌肤温润光滑莹泽。只见女子倾国倾城
的绝丽容颜含羞带怕,犹如带露桃花、愈发娇艳。猥琐男禁不住心醉神摇,伸出
两只大手一把攥住女子的两只细嫩的皓腕,把一双玉臂强扭到身后,雪鸢的身体
立时被迫成反弓型,美丽的酥胸羞辱地向前挺立,象两座高耸的雪峰,愈发显得
丰满挺拔,性感诱人。那深深的乳沟在亵衣的束缚下深不见底,风光绮丽。

  猥琐男的淫手按在女子高耸的乳峰上,轻薄地抚弄起来,肆意享用那一分诱
人的绵软突然,猥琐男魔爪探出,抓向女子胸前雪白的掩体薄纱。雪鸢拼命反抗,
可是男人疯狂起来的力量,又岂是这柔弱女子所能抗拒的。只听「咝、咝」几声,
这绝代佳人身上的衣裙连同亵裤被一同粗暴地撕剥下来,仅剩下一件雪白柔薄的
抹胸还在勉强遮蔽着女子粉嫩的胴体。猥琐男一声狞笑,双臂制住雪鸢的身体,
魔爪绕到背后去解抹胸的花扣。

  一声轻响,花扣脱开,女子身上最后一丝遮蔽终于也被除了下来,只见一具
粉雕玉琢、晶莹玉润的处女胴体彻底裸裎在眼前。挣脱了亵衣束缚的双乳更加坚
挺地向前伸展着,如同汉白玉雕成的巧夺天工的艺术品,昏暗的光线下映射下着
蒙胧的玉色光泽。

  冰肌玉骨娇滑柔嫩,成熟挺拔的雪白乳胸上衬托着两点夺目的嫣红,盈盈仅
堪一握、纤滑娇软的如织细腰,平滑雪白的柔美小腹,优美修长的雪滑玉腿,真
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诱人。尤其是那一对柔嫩的女子乳峰俏然耸立,娇小玲
珑、美丽可爱的乳尖嫣红玉润、艳光四射,与周围那一圈粉红诱人、娇媚至极的
淡淡乳晕配在一起,犹如一双含苞欲放、娇羞初绽的稚嫩花蕾,楚楚含羞。

  雪鸢冰清玉洁的胴体[全篇]全无遮无掩的呈露出来,无助而凄艳,宛如一朵惨遭
寒风摧残的雪莲,任人採撷。被男人粗鲁而残忍地剥光了娇体,雪鸢终于绝望。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还是……还是女儿身啊……我……我还有心爱
的人……我不能失去贞操啊……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只要你放过我…
…我一定……一定给你找到更好的美女……」颤抖着樱唇屈辱地乞求着,绝望中
更显楚楚动人。看着雪鸢一双杏目里闪烁的泪光,眼神里满是哀求,愈发激起猥
琐男的高涨欲焰。

  「放过你?哈哈哈哈,我要得就是你的处子之身!今天这荒郊野外就是爷爷
给你破身的地方!美人儿,要怪就怪你命苦,你生来就注定要被我糟蹋的,现在
落在我的手里,你就认命吧。」不顾女子的苦苦哀求,猥琐男一声狞笑,探手擒
住雪鸢嫣红玉润的娇嫩乳尖,贪婪地揉捏玩弄起……

  「不要啊,你放手……」随着乳峰上那娇嫩敏感的乳尖落入魔爪,雪鸢娇躯
一颤,酸软下来,两滴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猥琐男淫笑着,用另一只凶残的大手肆意蹂躏着女子毫无遮挡的秀乳,同时,
探口捕捉着雪鸢的樱唇。他要用最粗暴、最淫亵的手段强夺这美丽尚宫的处女贞
操。

  「啊……」,柔嫩鲜红的樱唇间禁不住发出一声绝望而羞涩地呻吟,女子纯
洁的双唇四处躲避。几经无力的挣扎,鲜嫩的红唇终于被逮到。雪鸢的娇靥越来
越红润,不但双唇被侵犯,连敏感的胸部也一刻不停地被搓揉玩弄。

  猥琐男强硬地将嘴唇贴上女子鲜嫩的红唇,激烈而贪婪地的进攻着。雪鸢的
抵抗渐渐减弱,不知不觉中已被压迫成[全篇]全顺从的状态。绝色女子无助地颤抖着,
矜持的身体深处在羞耻中渐渐崩溃。雪鸢紧闭双眸,美丽的睫毛微微颤抖,在猥
琐男的逼迫下一点点张开樱唇,露出小巧的香舌。任由他贪婪地吸吮着自己柔软
的舌尖,女子颤抖着吞下猥琐男移送过来的唾液。猥琐男以自己的舌尖,肆意攻
击着女子的香舌,雪鸢不自觉呻吟出来,好像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到舌头上似的。
女子的香舌被强烈吸引、交缠着,渐渐变成深吻。猥琐男强奸着这美女的樱唇,
品味着眼前这美貌女子被强迫索吻的娇羞挣拒,连甘甜的唾液都尽情吸取。

  纤美修长、柔若无骨的美丽玉体在猥琐男的身下无助地扭动、挣扎着,重压
下越来越酸软无力。内心虽然在绝望地呼喊,赤裸的玉体依然不甘心地抵抗,但
雪鸢的反抗越来越软弱,越来越没有信心。

  猥琐?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缫驯徽饷姥奚泄挠杖诵闵碳さ昧窖鄯⒑欤扒堪丛诘厣希?br />不容反抗。一只手捏住女子的双腕,压在她的头顶上,另一只手从绝色丽人那柔
软挺立的乳峰上滑落下来,顺着细腻娇嫩的柔滑雪肌往下身抚去,越过平滑娇嫩
的柔软小腹,手指就在尚宫那纤软柔美的桃花源边缘淫邪地抚弄起来……女子的
细腰不知不觉的向上挺起,想逃避,却更加迎合了猥亵的玩弄。

  抚摩着女子那双修长纤美的雪白玉腿上柔滑如丝、娇嫩无比的冰肌玉肤,猥
琐男得寸进尺,淫手不断向桃花源侵入,一双修长纤美的雪滑玉腿被强行分开。
雪鸢强打精神想要合拢双腿,可是身体在男人的玩弄下已经变得很难控制,手指
只用力抽送了几下,修长的双腿就重新分开。楚楚动人的雪鸢不停地呻吟着、扭
动着,娇羞欲泣,樱唇细喘呻吟。原本紧闭的桃源洞口,现在被一只陌生的手指
插入、穿透、控制。

  在受到男人的强力凌辱后,如今已经含苞欲放,淡淡的玉露滋润着娇艳欲滴
的粉红色豆蔻,待人采摘。猥琐男用手指擒住女子柔嫩的玉珠,肆意揉摸、玩弄,
胯下这千娇百媚的绝色美女顿时被揉搓得死去活来。

  娇柔清纯的雪鸢痛苦万分地呻吟着,绝望地挣扎着。在男人的玩弄下雪白的
身躯象水波一样蠕动起伏,好象没有骨头一般。趁着她正含羞紧闭美眸、芳心忐
忑无助的当儿,猥琐男一把将女子仰卧的胴体翻转过来,双手插在玉腹香肌之下
用力向上合抱,冰清玉洁的绝色美女雪鸢被迫以极为屈辱的姿态跪伏在地上,象
一只待宰的羔羊,凄艳而绝美。女子曲线绝美的上身娇弱无力地伏在地上,玉臀
却被迫高高隆起,诱人的处子美穴象一朵鲜嫩的花蕾彻底裸露在男人面前,任人
攻击,无处躲藏。

  猥琐男发起攻势,吻向雪鸢雪白的粉颈,同时拉开抗拒的纤手,握住女子丰
腴的酥胸,触手处挺拔柔嫩,精彩纷呈。女子抗拒着扭动身体所产生的摩擦,带
来无比美妙的刺激。

  雪鸢想向前逃,可身体根本无法挣脱男人铁钳般的双手。

  「不要啊H命啊……来人啊……啊……」雪鸢拼命扭动腰肢,却更加激起
男人征服的欲望。

  无法躲避猥琐男对自己乳胸的侵犯,雪鸢只能尽量并拢一双雪白柔嫩的玉腿。
没有多久,双膝开始颤抖,连夹紧力量都快没有了。

  猥琐男趁机用手指攻击女子无处躲避的羞处,逼她彻底就范。

  手指很快被不断涌出的清纯玉液润湿,羞耻的感觉和身体的快感一同袭来,
女子的娇躯一阵娇颤,瘫软下来。

  「湿得好快。怎么啦?不抵抗了吗?」嘴里调戏着,手指仍然不停着挑逗雪
鸢娇嫩的花唇,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凶残的巨炮已高高举起,处女的贞洁已献上祭坛,冰清玉洁的尚宫雪鸢惨遭
凌辱的结局已无法挽回。

  猥琐男把自己粗若儿臂般的巨大阳具强行插进雪鸢的雪白玉股间,顶在软绵
绵的花瓣上。硕大滚烫的凶器在女子柔顺紧闭、娇软滑嫩的花瓣上不怀好意地划
动着,象捕猎的野兽,做好攻击的准备。

  想到马上就能彻底占有这美貌的尚宫,猥琐男亢奋起来,他双手控制住雪鸢
颤抖着的玉体,挺起粗壮的肉棒,对准花唇中心,残忍、缓慢而又坚决地插进去。
经过玉液的充分濡湿,男人的凶器慢慢陷进雪鸢柔软的美穴中。猥琐男一分一分
地将凶器插进女子的身体,舒爽的感觉让他闭上眼睛,慢慢享受征服这美貌女子
的感觉。只觉得雪鸢美穴紧窄异常,猥琐男费尽力量才把肉棒插入一半。凶器被
处女的最后一道防线所阻挡,伴随着香肌的强力收缩,不断涌出无比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