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神雕侠侣之小龙女篇——1
神雕侠侣之小龙女篇——1
 小龙女靠在一株花树之上,心想过儿这义父为人极是无赖,转过头去懒得再去理他。不料背上突然一麻,原来欧阳锋在她背心穴道上点了一指,这一下出手奇快,小龙女待得惊觉想要防御,上身已转动不灵。

  欧阳锋跟着又在她腰里点了一下,笑道:「小丫头,待我传完了我孩儿功夫就来放你。」说着大笑而去。而杨过正潜心思索,竟毫不知小龙女被袭之事,随着他渐渐走远。

  小龙女麻软在地,又好气又好笑,心想自己武功虽高,终究是少了临敌的经验。于是潜运一口气向穴道冲袭几次,想要自解穴道。岂知两处穴道不但毫无松动之象,反而更加酥麻,不由大骇。

  原来,欧阳锋的手法刚与九阴真经逆转而行,她以正法冲解,竟然是求脱反困。试了几次,但觉被点处隐隐乍痛,当下也不敢再试,心想那疯汉传完功夫之后,自会前来解救。她仰头望着天上月色出了一会神,不久便倦极合眼睡去。
  也是小龙女命中注定有此一劫,想不到此刻在不远处的草丛后,正有一双眼睛注视着发生的一切……

  原来恰好这天晚上天气燠热,重阳宫的道士尹志平吃过晚饭后,便回房做晚课。他一面念经,脑中却只有早几天和赵志敬撞破小龙女与杨过在后山花丛中练功的情形。一想到那天见到他俩赤身露体的样子,他脑中顿时满是小龙女那白皙的雪肤,根本不能集中精神念经。于是他又溜到了后山。

  刚到后山,他便见杨过正被一个怪人拉着走向树林的另一边,定睛一看,那人竟是西毒欧阳锋!他吓了一跳,赶忙躲到草丛后,这时他又遥遥看到了朝思暮想的小龙女,不由心神荡漾起来……

  只见小龙女身披一袭轻纱般的白衣,除了一头黑发之外,全身雪白,犹似身在烟中雾里。她身上没有任何珠玉宝饰,然而在朦胧的月光掩映下,那一身柔和的雪白更衬得她飘然如仙,就象雪里的梅花一样,清丽高洁,孤傲冷,冰肌玉骨,端的美到了极点!

  她那清丽绝俗的秀脸略微有些苍白,没有涂抹一点胭脂粉黛,两弯又细又长的柳眉几乎穿入云鬓,一双深邃的眸子象雪山下明净清澈的湖水。映着皎洁的明月,她那恬静的脸上出奇的平淡,出奇的含蓄,不见半丝颦笑,眉眼间透出一种清新冷,给人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

 ⊥在这时,尹志平看到了令人惊异的一幕:杨过刚刚走出树林,欧阳锋竟回身将小龙女封住了穴道,而杨过并未察觉就被带走远了。看着惊为天人的小龙女静静地躺在花丛边的草地上,他心中登时一阵狂跳,一缕邪念突然闪过了脑际!
  他躲在远处观察了很久,却又不敢走近,害怕被小龙女发现,因为她的武功远在他之上。他又等了一会,仍不见小龙女稍有移动。他突然想到欧阳锋的点穴功夫一定十分独特,否则以龙姑娘的武功,怎么会冲不开被封的穴道呢?心中顿时胆壮了不少!

  他从怀中掏出了一块手绢──那是前几天他在花丛撞破小龙女和杨过练功后拾到的,上面粘有小龙女贴肤的香味,几天来,一直让他魂不守舍。他仍有些胆怯,怕被小龙女发觉是他,便先俯伏在地上慢慢向小龙女爬过去。一及近身,他赶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用手绢蒙住了小龙女的双眼!

  小龙女仍然一动不动,只有胸口在微微地起伏,一时间令尹志平看得痴了!他还从来没有在这么近的距离看过心中朝思暮想的女神,于是大着胆凑近了小龙女美丽的脸庞,细细地欣赏着……

  龙姑娘真美啊!她一定比那位号称「中原第一美人」的郭夫人黄蓉更美上百倍千倍!饶是用尽世上所有的词句,也不能形容龙姑娘那绝世的风华!那是一种惊人的美,超凡脱俗的美!世上的美人虽多,若在她面前一比,便都成了泥土。
  世俗的美最多令人沉迷,但龙姑娘的美却美得不可比拟!任何人看她一眼,在惊为天人之余,目光会马上收回去,因为你会为她的圣洁高贵而胆怯。尤其在她眉梢、眼角凝聚着的那一种混合了孤傲、清幽的气质,使得她的美真、真无法形容!

  望着小龙女那张清丽的秀脸,尹志平心头突然一阵微妙的跳动,周身血液也登时加速,眼中射出一股欲的火焰!

  他壮着胆子将双臂一围,抱住了小龙女!只见小龙女全身一震,吓得他心要跳了出来,全身都僵住了。但稍等片刻,尹志平见小龙女仍是一动不动,加上小龙女身上散发出一种汇集了百花精华的兰馨幽香,一时间更是意乱情迷,便斗胆将嘴吻在了她的面上!

  正昏睡着的小龙女娇躯被人紧抱,立时惊醒过来!眼上微觉有物触碰。她黑夜视物如同白昼,此时竟不见一物,原来双眼竟被人用布蒙住了。

  她想抬手去揭蒙眼之布,却是酸软无力,那手全似不是自己的手了,随觉有人张臂抱住了自己。这人相抱之时,初时极为胆怯,后来渐渐放肆,渐渐大胆,但觉那人以口相就,竟亲吻起自己脸颊来!

  小龙女惊骇不已,欲待张口而呼,苦于口舌难动。她初时只道是欧阳锋忽施强暴,但与那人面庞相触之际,却觉他脸上光滑,决非欧阳锋的满脸虬髯。她心中一荡,惊惧渐去,心想原来杨过这孩子却来戏我,不禁羞急交加,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尹志平抱着了小龙女,双臂与半个身子都与她紧紧相贴,耳鬓磨,幽香缕缕,有一种如玉如冰的感觉。尤其是小龙女吹气如兰,芬芳沁脾,令他仿佛沉浸于温香之中而为之颤抖,欲火渐渐上升,便放胆在小龙女的面上乱吻起来!

  小龙女感到一股热呼呼的气息吹在脸上、额上,感到一阵昏眩,心中喃喃叫着:过儿,不要!不要……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出声,「杨过」的嘴已重重封住了她的双唇。

  她将嘴唇紧紧闭着,紧张地提防着他的亲吻。其实她用不着提防,他只是用嘴唇笨拙地碰触着她的双唇,在上面轻轻滑动着,摩擦着……她紧紧抿着小嘴试图抗拒,想别开头去回避他进一步的探索,可是她象被绑架一样,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情势不利于她。虽然小龙女内心仍旧倔强不屈,可是「过儿」那紧搂住她的双臂让她开始觉得昏眩,无法喘息,那两片饥渴吻着她的双唇使她晕眩烫热,柔弱无力。她被迫向「过儿」屈服,放柔了双唇,启开了贝齿,让「过儿」把舌尖伸入,在她芬芳的口腔内探索,一次又一次,那条灼热的大舌头扫巡、卷裹、吮吸着她的舌尖……

  吻着吻着,尹志平感到小龙女的鼻息渐渐加重,呵气如兰,他鼻中尽是小龙女扑鼻的体香……他只觉血流一下子冲向脑门,双手开始在小龙女全身上下不停抚弄着。当接触到她起伏的胸脯时,他更是感到全身血气如沸,心中乱作一团。最后他一咬牙,伸手去扯小龙女的腰带……

  小龙女不知「过儿」今日为何突然变得如此轻佻放肆起来,不但将她搂在怀里,双手不停在她全身上下抚摸着,而且他的双手越来越不规矩,竟将手抚向她的乳部,并逐渐往下摸去,开始替自己宽衣解带!

  「不!」少女的本能令她在心底急叫了出来。小龙女此时很矛盾:欲拒之,可是全身乏力;欲从之,又感到「过儿」今日的举动着实有些古怪。可是她此际根本无法动弹,只能任其所为,不由得又是惊喜,又是害羞,那彷徨与羞赧的双重反应令她无所适从。就在这似愿还羞的情形下,任「杨过」上下其手,宽解罗衣,轻分衫带!

  尹志平那蠕动的手指触及到小龙女的罗带,心跳得却越发厉害,几乎要脱腔而出!一抖之下,他将手又缩了回来。虽然他每日每夜朝思暮想梦寐以求的就是获得龙姑娘的青睐,可是真当他可以如愿以偿时,却开始胆怯了。

  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吁了一口气,极力设法安定下跳动的心神。虽然闭上眼只是一瞬的时间,然而他却觉得漫长得无法忍受。想到杨过和欧阳锋就在不远的山后,而且错过今宵也许就再无机会了,他忽然壮起胆来开始行动了……

  他将小龙女放平在草地上,就象将圣女摆上祭坛一样的庄严。他轻轻解开了小龙女的腰带,然后轻轻翻开了她那雪白的衣衫,露出一件月白色的内衣。他又缓缓剥开她的内衣,象是剥茧子那样轻柔而细心。夏天的衣裳是非常简单的,很快,内衣也被他徐徐揭开……

  罗衫轻揭,首先展现的是那美玉般的晶莹削肩,往下看去,内衣之下是个杏黄色的肚兜,一双晶莹如玉的雪臂露了出来!在那冰雪般的左臂肩下三寸,一颗猩红的守宫砂眩然入目!

  尹志平虽是清修道士,但道家并不忌学房中之术,他又是重阳首徒,对医道有极高造诣,一看这颗猩红的守宫砂便知,这分明意味着龙姑娘仍是冰清玉洁的处子之身!

  他想使自己冷静下来,然而眼前那颗猩红夺目的守宫之砂却令他如遭雷击,心中一阵颤抖,禁不住又闭上了眼睛!

  他迟疑了片刻,小龙女体上那一缕缕的处子幽香令他一颗心不自禁地怦怦而跳。他睁开眼来,双手微微发颤,伸到小龙女纤细的颈后,小心解开她肚兜的系带结,然后颤抖着双手,揭去了小龙女的贴身亵衣!象冰雪一样眩目的雪白肌肤和乳酪般的胸脯马上暴露在他眼前!他痴痴地凝视着,却怎么也不敢用手去触摸了……

  小龙女一直秀眉双蹙,紧紧闭着双眼,又羞又怕地感觉着「过儿」为自己宽衣解带!虽然她久居古墓,心如净水,全然不懂世俗间的那些礼教观念,可是她想到自己是过儿师傅的形象将要被破坏,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妥。

  她几次想扭动腰身,意欲挣扎,却总感到全身乏力,动弹不得。突然间,她感觉一阵微风吹在自己的胸上,颇有些寒意,意识到自己的前胸已然赤裸了,一急之下,昏了过去!

  尹志平被眼前见到的景象惊呆了。朗朗月色照映着龙姑娘那绝美无伦的处子躯体,雪肤凝脂,柔骨冰肌,美丽得象一朵出水的白莲!

  那长长的脖颈,白皙细腻闪烁着柔光,双肩削瘦而圆浑,纤臂如藕,一搦可握的腰肢如弱柳迎风,连同那高高耸起的俏丽乳峰和凹凸有致的玉腹,腻白如雪的柔嫩肌肤,形成了圆润光滑的身体曲线,无不闪烁着青春少女所特有的美丽之光。

  尹志平虽然从未见过女人的胸乳,但他敢肯定龙姑娘的乳房是世间女子最美丽的!小龙女的胸脯不算很丰满,可是凝脂如膏,显得丰润雪嫩。那一对俏丽可人的乳房不大不小,紧凑而饱满,尖挺挺的弹性十足。那柔滑的乳肌白得象凝脂一般,而酡红的乳尖上,淡红而化开的乳晕象两朵衬在雪峰上的红梅,极美,极动人。两粒娇小的乳头呈现的粉红色,仅有绿豆般大小,衬着小铜钱大的乳晕,在溶溶月色照映下,那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尹志平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双腿在小龙女身边跪下,将小龙女的身子在草地上摊平,用手指轻轻抚弄着她的四肢,她的长发,直到抚平最后一络发丝,然后慢慢伏下身体,开始一寸肌肤一寸肌肤地吻着小龙女的身体,象吻着花瓣一样轻轻地用唇触碰着……

  小龙女渐渐回过神来,朦胧之间,隐约觉得椒乳上湿润微温,有物含住鸡头肉不停地吸吮,顿时芳心一惊,玉掌握紧!

  她暗暗心忖:「过儿他怎可以如此放肆!?」一时间燥得粉脸滚烫,秀颈红热,却又动弹不得,只好任由他摆布!

  她完全迷乱了,一种母性的温柔,使她不忍去推开「过儿」,何况她要推也推不开。另一种女性的本能,却使她身体自然有了反应,全身开始发热,发抖。「过儿」将头伏在她酥胸上不停地吸吮,舌尖软绵绵的贴紧在玉肌上,每一次吸吮都震荡到她灵魂的最深处!象是绝妙的乐手,拨动着她每一根纤细的心弦,那感觉又苦楚又舒泰……

  她身下的青草柔软而细嫩,而「过儿」的亲吻却是炽热而贪婪,他的舌头滞涩、柔软,百般逗弄,不存在丝毫的怜悯。一阵阵的奇痒和酥麻令她全身微微颤竦起来,燥热而难过,这种奇妙的感受是她从未体验过的,足以令她若痴若醉,意乱情迷。她不知怎么办才好,简直恨不得一掌将「过儿」推开……或是让他压到身上来。她扭过头去,似想埋到草丛里,双手紧紧攥住了草叶,绝望的喘息近乎啜泣,玉腿开始不安地微伸又缩……

  尹志平见小龙女的身子随着他的摆弄象发高烧似的不住地颤抖,呼吸也渐渐粗重,却并没有对他的轻薄进行抗拒,胆子顿时壮了许多。他更加清楚,龙姑娘的这种敏感反应证明她还是个蓓蕾未绽的黄花少女,她与杨过那小子确实没有苟且之事,甚至可能连亲吻都不曾体验过。现在自己有幸能成为第一个与龙姑娘亲热的男人,真是福从天降……

  他一口含住小龙女的鲜嫩乳尖,手掌开始在乳房上大力地抚摸挤揉,欺霜赛雪、象绸缎般腻滑的香肌雪肤,几乎被他揉破!

  小龙女感到「过儿」的每个指尖都象通了无比的热流,这热流透过手掌,汇成一股强烈火焰,燃烧着她的心口,燃烧着她全身的各部分……

  她又羞又恨又急,想到自己任由轻薄,一阵委屈,星眸半启,数点珠泪粘湿了蒙眼的手绢……

  尹志平感觉自己的阳物已胀得很大,在裤子中顶得很难受,处于亢奋状态的他猛地把手从小龙女的胸脯上滑下去,触向了她的裙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