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老岳母和她的闺蜜
老岳母和她的闺蜜

老岳母和她的闺蜜

那天很晚了老婆还没有回家,我和岳母在厅里看着电视等着。突然电视里插播了一个新闻,说老婆的单位发生事故,有多少多少人死伤,当下我和岳母就愣在了那里,旁边的手机又突然在最不想听的时候响起来。是她单位的领导打来的,说啊惠不幸牺牲了,放下电话我和岳母赶紧赶过去,看了啊惠最后一面,啊惠死的还安详,这也是对生者的最后安慰了。-
-
  两个人相互搀扶着,不知道是怎样回到家的,岳母和衣就躺在了床上,天仿佛是塌了,外面还下着雨,远处传来的阵阵雷声仿佛是在敲击着破碎的心灵,我静静的坐在岳母的床边。是啊,一个母亲孩子还没有长大丈夫就死了,含辛茹苦的拉扯大女儿又白头人送黑头人,心里总想着怎样安慰岳母,可又何尝不是在安慰自己同样破碎的心吗?就这样静静的守候在身边,不知道过了多久,岳母睁开眼看我守在旁边,就往里挪挪身子,我也躺在了岳母的身边,岳母搂着我痛哭起来。我知道这时候能够大哭一场是最好的药了,两个同样受伤的人相拥着痛哭了一场。-

-   办完后事,虽然单位和保险公司给了一大笔钱,但也没有办法补偿俩个人的悲伤,家里长久的处在一种宁静的压抑之中,每天两个人都是默默的相对没有什么话,出了必须说的那么一两句外,家里静的很压抑,有时候还要相互含泪相对。这件事给远在澳洲的敏姨知道了,就打电话回来安慰岳母,要我们俩都过去住一段时间,离开这个环境,岳母也答应了,很快敏姨就寄来了机票和钱,她儿子在澳洲开公司,有的是钱,想不到这次散心还和她儿子做成了生意,两个家庭又多了一重关系。
-
-   出国前我赶紧张罗着帮敏姨买些湖北特产带过去,远在他乡的游子,来自家乡的特产是最好的见面礼了,什么麻糖啦,藕粉啦,鸭脖子啦,还有他老公喜欢喝的黑茶。到了悉尼,敏姨和他老公来接机,两个姐妹见到未免又抱头痛哭一场,她们姐妹真是不是亲姐妹却胜似亲姐妹,我和敏姨的老公又在旁边安慰一番,这又何尝不是安慰我自己呢?四个人开始了环澳洲的散心之旅,天地之大总可以容下万苦千愁。-
-
  一开始我和敏姨的老公住,岳母和敏姨住,过了两天敏姨的老公在饭桌上说:“我睡觉打呼噜厉害,怕吵着啊雁了,还是和自家老婆睡好”,说完向敏姨挤了挤眼,敏姨立即心领神会的答道:“是啊,这老头子呼噜打的厉害,我是几十年习惯了,没有他在身边打呼噜还睡不好呢,老公你还是和我睡吧,这美景不是还要配良辰不是吗?,可别浪费这“好时光”哦”。敏姨望着我岳母,特别吧“好时光”拉的长长的。
-
-   我知道他们在想拉我好岳母在一起,这几天和敏姨的老公住一间房也没有发现他有那么大的呼噜,这只是个借口。我和岳母相互看了一下也没有出声。吃完饭敏姨的老公要回房间看球赛,我和岳母,敏姨三人到沙滩散步。我走在她们两个的前几步,岳母挽着敏姨走后面。
--
  听敏姨说道:“啊娟,你我姐妹一场,知道你的心和艰难,但老公也死了那么久了,女儿也走了,人总要过下去啊,要赶快走出人生的这段阴影,人不能整天活在悲伤之中,这样才对得起死去的亲人和自己啊。这段时间我觉得啊雁这个人不错,很会体贴人,这就好。你和他虽然是岳母和女婿的关系,但又不是血亲的关系啊。两个人住在一起可以相互照应,也不违法,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是过来人,谁没有哪方面的要求啊,先别提什么辈分和名分,也别去管什么七大姑八大姨的闲言碎语,自己两个人开心快乐就好。我来澳洲就发现人家外国人就是开放,没有中国人那么多讲究和封建礼教,我们那些什么贞节牌坊思维真是害死人的,要不是五四的时候要砸烂那些就封建礼教就是这个原因。-

-   岳母打断敏姨的话到:“啊雁是个好孩子,我可不能拖累人家,我还想他早点找个好女孩再结婚呢”。
-
-   敏姨说:“他再结婚哪是后话了,现在你们两个能生活在一块,对度过这场艰难是有很大好处的,相互有个照应,男女间生理的需要也可以相互解决不是吗,别像中国人那样压抑自己。”
-
-  岳母拍打着敏姨说:“人家说学好三年,学坏三天,看来是真的,在这个资本主义社会里没有多久啊,看你学的那叫啥东西,这样黄色的话都说的出口了”。-
-
  敏姨笑着说:“哎呦,这是谁家淑女啊,瞧这装的,真是没有还是性冷淡啊?可别晚上偷偷的自慰哦”。
--
  岳母拿手拍打着敏姨:“你越说越不像话了,让人听到像什么?”-

-  敏姨笑着说到:“这大沙滩上就我们三个,你以为在国内满沙滩都是人啊,再说啦,就是有人听到他们也不懂中国话”。-

-   说完敏姨叫我:“啊雁,我也叫声雁儿,现在我的辈分提高了”。-

-   敏姨叫着我拉着我的手说:“你和啊娟以后就住在一块吧,相互有个照应,男女之间的那个要求也能得到解决。都是过来人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我在澳洲也放心了”。
-
-   我看看岳母,岳母红着脸低头不出声。敏姨把我推到岳母身边说到:“年轻人要主动些,你不会也封建吧,啊娟都不反对了,去捅穿那层膜膜”。
--
  我搂着岳母的腰,岳母顺势搂着我的脖子。-

-   敏姨说:“你们就当着我的面亲个嘴,就算是拜了天地啦”。
--
  我主动把嘴靠上去,岳母开始还不好意思,把嘴转过旁边。敏姨拍拍岳母的屁股说:“都是过来人啦,还没有亲过嘴不成,要不要教你亲嘴啊?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还是忘记了”?-
-
  岳母把嘴靠了过来,两个人亲在了一块,岳母还把舌头伸到我嘴里面,我睁大眼惊奇的望着她。-

-   回到房间,岳母先洗。这次我反而没有到卫生间和岳母一起洗澡,不知道为啥一种新婚夜的羞涩占据了我的心,以前总是希望看到摸到岳母的身体,现在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却又羞涩起来。等我洗完岳母已经半靠在床上看电视了,我也躺在自己的床上。电视里播着外国片,也没有中文字幕,大意讲的也是忘年交,很符合场景。西方确实开放,很多情景在中国大陆肯定要剪的,这里是全播出来,别说光露背了,什么乳峰的特写不在话下,连男女的下面还专门特写的拍出来。就搞不明白老外女人都是白虎?虽然是过来人,但也看的令人耳热。
--
  我望了望岳母,岳母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仿佛电视里的那些令人耳热的镜头对于她没有什么吸引力,或者已经在憧憬下面的场景了呢?我掀开被子走了过去,岳母见我走过来,往里靠了靠,平躺在了床上。我掀开岳母的被子,岳母没有穿睡衣,也没有像年轻人那样光着身子,有着中年妇女的那般含蓄,只戴了一个粉红色的透明文胸,没有钢圈的那种,适合女人晚上佩戴,两个葡萄透过薄纱就展现在我的眼前,虽然以前也看过岳母的乳房,但今晚现时已经是另一种心境了。岳母下面穿一条同款的内裤,那副山水绿野透过这层薄雾更显得娇媚神秘,这就是人的心理,当一个时间完完全全暴露在你的眼前,你不会有多大兴趣去看,但越是遮掩越是朦朦胧胧就越会引起你的好奇,就越想去看看究竟。想来岳母是已经准备好今晚要发生什么了,我隔着那层薄雾亲了亲那片芳草,岳母没有像平日那样用沐浴露,那片芳草地透露出阵阵女性特有的味道,岳母知道我喜欢那种比香水,比沐浴露更吸引男性的味道,那种无法用人造香味替代的味道,大自然里的生物不就是依照这种味道吸引异性的吗?望着岳母粉红粉红的脸庞, 我静静躺在岳母的身边。岳母主动把手伸到我内裤里面,没有摸我的鸡脖子,而是柔柔的玩弄着我的两个蛋蛋。如果说以前岳母用手接触我哪里还是像一种长辈或者工作似的抚摸的话,现在已经是情人之间的爱抚了。我眯缝着眼享受着这一切,没有主动去摸岳母,过了一会我才脱去岳母的内裤,付下身去分开岳母的腿,岳母的自留地长的庄稼长得不繁茂,但错落有致,都长在泉眼上面的高地上,泉眼周围除了零星的小草外显得干干净净的,我分开遮盖泉眼的大小门,把嘴靠近过去吸允着哪个泉眼。
--
  岳母轻声叫到:“啊雁,那里脏,是拉尿尿的地方,不能用嘴亲,要亲就亲上面啦”。-
-
  我哼到:“妈,你真老土,这叫口交,这是当今流行的情趣。”岳母整个身子有些僵硬,毕竟是第一次口交,还是被女婿,或者是十几年没有做了,人家说寡妇三年就是处女,或许是真的。
--
  我没有理睬岳母不叫我吸允下面的劝告,轻轻的吸允着泉眼,慢慢的泉眼里开始流出了晶莹的泉水,岳母呼吸越来越急速。我脱掉我的内裤,把小鸡鸡插到泉眼门口。-
-
  岳母近似哀求的说;“啊雁,我十几年没有爱爱了,你轻一些,我怕受不了你们年轻人的冲劲”。
-
-   我把嘴贴在岳母耳边轻语到:“妈,我会温柔的,放心吧”。-
-
  岳母这时候脸红的已经到全身啦,她说到:“啊雁,以后在家不要叫我妈了,特别做这个的时候叫妈听起来很别扭,好难为情滴”。-
-
  我笑着答应道:“人家网上说叫妈做爱爱更有另类的情趣”,说完就插了进去。
-
-   岳母马上激动的身子软的像一坨发面,我不敢再动,生怕岳母受不到更大的刺激。我趴在岳母身上,柔柔的亲着她,享受着这一刻。我喃喃的说:“想不到我的小鸡这辈子还有机会在第二个泉眼里喝水,谢谢妈”。-
-
  过了一会我摸岳母乳房的手感觉到岳母的心跳的没有那么厉害了,我上下抽动着水枪,哪水枪发出的“唧唧”好是动听,岳母搂着我,两个腿夹着我的屁股,岳母的泉眼收缩的越来越紧,不像这种年纪的阴道,或许几十年没有做爱的原因吧。过一阵子我感到一阵眩晕,我和岳母都昏睡了过去。
--
  早上醒来我摸着岳母的外阴,岳母用腿夹着我的手说:“雁儿,咱今晚再玩吧,现在赶紧到餐厅吃饭,要不是你敏姨要笑话咱们了。”-
-
  我回应道:“哪你夹紧我的手干啥?”-

-  岳母大红着脸说:“都是给你们年轻人教坏了。”
-
-  我低下头咬了岳母的外阴一下,岳母叫了一声,她拍了我一下:“你想死了,咬破了皮啦”。
--
  我打趣道:“这叫记印,这个地方留下的记印告诉人家,这地方有主了,不能随便来,就像动物撒尿告诉同类,这是我的地盘。”-
-
  岳母羞红着脸拍打着我撅起的屁股说:“哪你也给我咬一下,也留下一个记号。”-

-  我笑着把下面贴到岳母嘴边,岳母羞羞的瞪着我没有咬我。
--
  两个人赶紧起来穿衣去吃早餐,敏姨专注的瞧着我岳母,岳母不好意思的低着头,敏姨拍着手笑着说:“看来是圆了房啦,要不是没有这种受了滋润后的样子,像是换了一个人”。-
-
  岳母红着脸说:“你咋越来越不像话了,为老不尊”。-
-
  敏姨说到:“逢管咋说,我这个红娘算是做成了!请喝喜酒吧。不过啊雁可要抓紧,帮你娟姨再生一个,不过干那种事要悠着点你啊娟,她可不像你们年轻人那样”。
-
-   我岳母拍打着敏姨:“你咋越来越不像话了”!
--
  敏姨笑道:“切!干都干了,还不让人家说,昨晚干的时候咋不对啊雁说别做了,我不好意思叻,说不定还是你求人家啊雁做那事的吧,都是过来人啦,肯定是你比啊雁还渴望哪件事的啦,十几二十年没有做了,肯定想坏啦,昨晚还不狠劲的要?说说你昨晚都要了几次?”
-
-  敏姨的老公也帮腔到:“大家男人也知道啦,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有时候真的顶她不顺,还好啊雁你年轻不怕,你娟姨可有福了。”-

-  岳母起身拍打着敏姨说:“你们两公婆真是学坏了,当初在厂里还是学习先进分子呢,看现在都变成啥了”。-
-
.............